小琪

今天拿出半天时间来怀旧

MiloWang:

今天拿出半天时间来怀旧,逝去的事情总是那么具体,可是我的记性太糟。所幸照片可以帮助我那糟糕的脑子,可是照片是死的,只帮我找回了死的记忆。今天拿出半天时间来怀旧,可我不会满意呆板的叙事。

人们发明了照片,他们目瞪口呆,这种惊奇的态度,就像突然间他们可以将自己的身体截断,观察自己肉体的截面成为了现实,却不需要冒着死亡的危险。作为存在载体的时空截面,一样血淋淋地得到了展示,人们庆幸自己的生,缅怀照片的死。

我翻着过去的照片,没有一样不是我所经历的,图片上的人和物都沉默不语,本来人们还期待他们可以诉说一些什么,可是它们除了说"这个是这个,那个是那个"之外,就再也不开口了。还有人指望它们表达新鲜事儿吗?大概都是自己的臆想。所以,我想拿出半天来怀旧,但是绝不是照片上的人或物。

除了人或物,还有什么可以怀旧的呢?可爱的无产阶级战士,流氓无产者,小清新,知识分子,宗教徒。我的记性太糟,记不住全部。这些怀旧的对象不是那一群人、一个个体,只是我脑中的一些概念或理念,是我心目中的神话。

无产阶级战士,就是神勇、战无不胜,是希望、意愿,是激进、昂扬的斗志,是灵活的思想、趾高气昂的心态,是感性的焚化厂、理性的光芒四射,是自以为深谙世事的自负、入不敷出时的淡漠,是理想的大高个儿、思想的矮子,是无怨无悔、荡气回肠,是"昨夜西风雕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"。

流氓无产者,就是无赖、懒惰,是空虚、寂寞,是聊以自慰、渴望解脱,是水深和火热、骄傲自负和顾影自怜,是即清白又羞愧、怒不可遏却一言不发,是深刻的却假装浅薄、痛苦的却好似自在,是不折不扣的矛盾和紊乱、绝无仅有的大师和伪君子。

小清新,就是妥协、安全,是闲散、冷漠,是小心翼翼、若无其事,是根浅、脆弱,是感情的肆意崩裂、理智的若即若离,是深刻得只剩肤浅、直率得剔骨饮髓,是表象、从不掘墓,是刻薄、缺乏耐心,是小布尔乔亚式的表情、大资产阶级的人偶,是异化的代名词、奇观的强效绷带,是欢快的却从未充满、悲情的而鲜少触动他人,是真正悲剧式的、却从未理解悲剧美学的真谛。

知识分子,就是深邃、孤独,出离、自反,是躬身亲历、知行不异,是另一种矛盾体、充实却时常自我抵消,是思想的巨人、亦是行动的巨人,是世界上全部痛苦的集合、也是人类所有希望的镜子,是"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"的悲壮、纯粹悲剧美学的范本。

宗教徒,就是"众里寻她...

今天拿出半天来怀旧,却打算不了了之,因为突然嗅到了离奇的火药味道,我的记性太糟,不记得这味道在哪里闻过。我的生活原本可以一片糟糕,但我寻到了一样诀窍,于是我决定过不糟糕的生活。"人"的意志是自由的,生命的意志却是盲目的。虽然生命的意志不可估量,但它却是只可爱的猛兽,只要你懂得驯兽之道。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小琪西毒·MiloWang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牧阳浅草西毒·MiloWang 转载了此文字